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0/6/14 13:04:32 点击数:
分享到 65.6K
导读:卢国琪诉宾阳县思陇镇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南宁市宾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9)宾民二初字第6号  原告卢国琪诉被告宾阳县思陇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为思陇镇政府)建设…

卢国琪诉宾阳县思陇镇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南宁市宾阳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宾民二初字第6号



  原告卢国琪诉被告宾阳县思陇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为思陇镇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12月3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王忠贤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黄贤英、黄春章参加的合议庭,于2009年2月19日、5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书记员杨振龙担任记录。原告卢国琪及其委托代理人卓文彦,被告思陇镇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王德臻、莫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卢国琪诉称:2000年10月8日,原告与宾阳县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签订1份建筑安装承包合同,原告以包工包料形式承建太守乡计生办公楼。合同签订后,原告按期按质按量完成了施工任务,并于2001年9月7日交付使用。该工程造价为142081元,另外,基础超深造价为5882.26元,总造价为147963.26元。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于2000年10月27日至2001年9月24日间,仅付款62150元,余款85813.26元至今未付。另外,原告还与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于2001年9月20日签订协议,由原告装修太守乡计生服务所,协议造价为2600元,定于2002年6月底付清。原告完成装修后,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亦未按约定付款。因此,至2002年6月底,太守乡计生办共拖欠原告工程款88413.26元。合同约定,余款须在工程竣工后一年内付清。如不按期付清,余款则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付息。原告依约定建设了太守乡计生办公楼并装修太守乡计生服务所,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未按约定付款当属违约,其应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及利息。由于太守乡政府与思陇镇政府于2005年7月合并成新的宾阳县思陇镇政府,宾阳县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与宾阳县思陇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合并成新的宾阳县思陇镇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宾阳县思陇镇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继承了原宾阳县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的债务。因宾阳县思陇镇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办公室属于宾阳县思陇镇人民政府的内设机构,不具有法人资格,对外应由宾阳县思陇镇人民政府承担法律责任,现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工程款88413.26元及其利息(利息计算:从2002年9月7日起至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止,以88413.26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逾期贷款利率,即月利率6.3‰计付)。
  原告对其陈述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1、建筑合同书1份,证明原告承建太守乡计生办公楼事实存在,且合同合法有效;2、基础超深图纸1份,证明该楼基础超深;3、工程预算书,证明工程造价及基础超深造价;4、协议书1份,证明原告装修太守乡计生服务所事实及造价;5、何栋生、梁靖霖、胡彩玲于2008年11月7日作出的情况说明,证明原告承建太守乡计生办公楼及该楼面积、造价、工程交付时间及未付清工程款事实;6、还款清单,证明被告已部分履行付款义务。
  逾期提交的证据有:基建经费请示,证明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
  被告思陇镇政府辩称:一、卢国琪无建筑施工资质而以个人名义与太守乡计生办签订的建筑安装承包合同,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合同无效。《建筑法》规定,从事建筑活动的建筑企业须取得相应等级的资质证书后,方可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范围内从事建筑活动。禁止建设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可见,从事建筑施工活动的主体必须是单位,个人不能成为建筑施工活动的主体的。本案中,卢国琪以个人名义与宾阳县太守乡计生办签订建筑施工合同,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所订立的合同无效,卢国琪明知自己无资质而签订工程承包合同,其负有主要过错责任。二、卢国琪要求思陇镇政府支付工程款88413.26元及相应利息,因证明该债权的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不应获得支持。卢国琪与太守乡计生办存在建筑安装承包合同关系是事实,尽管合同无效,但是按法律规定,工程付款结算应按实际施工部分的造价进行。原告与太守乡计生办并没有工程结算确认书,双方只是按照验收的面积396.7平方米以每平方米360元计算造价,合计142081元,此计算办法,无法确定该办公楼工程的真实造价。关于建筑预算书,因该预算书未加盖有施工单位宾阳县建筑公司的公章,亦无编制人、审核单位等,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不具证明力。关于协议书,未盖有太守乡计生办的公章,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该证据没有证明力。因此,不能证明太守乡计生办尚欠有卢国琪的工程款,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不应获得支持。三、如果太守乡计生办确实欠有被答辩人的工程款,被答辩人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没有主张权利,其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不应获得法律保护。太守乡与思陇镇于2005年7月合并,思陇镇计生办承受了太守乡计生办的权利及义务。在乡镇合并前,宾阳县人民政府多次发出公告,要求债权人及时申报债权,但被答辩人没有向思陇镇政府申报过债权。2005年6月,在债权债务交接时,资产交接书上没有反映出该笔债务存在,宾阳县审计局对太守乡政府资产审计时,也没有该笔债务存在。在合并后三年多时间里,卢国琪从未有向思陇镇政府主张过权利,要求支付工程款。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假若存在该笔债务,卢国琪在诉讼时效期间内没有向答辩人主张权利,也没有出现时效中止、中断的情形,本案已超过了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被答辩人与太守乡计生办签订的合同属于无效合同,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支付工程款88413.26元,证据不足,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1、资产负债交接书,证明太守及思陇两镇合并财产交接时,并无原告要求支付的此项工程款;2、宾阳县审计局审计报告1份,证明太守乡与思陇镇合并时,并未确认欠有卢国琪的工程款;3、宾阳县委组织部文件,证明何栋生于2003年后不再担任太守乡计生办主任,卢国琪不可能再通过何栋生向太守乡计生办主张债权;4、调查笔录及证人身份证明,证明卢国琪自两乡镇合并后,未向思陇镇政府主张过债权。
  综合双方的分歧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合同是否合法有效?2、双方是否进行结算?3、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综合全案证据及庭审笔录,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
  2000年10月8日,宾阳县太守乡计划生育办公室(合同的甲方)与卢国琪(合同的乙方)签订1份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卢国琪以包工包料形式承建太守乡计生办公楼。合同约定:每平方米造价为360元,并确定承包范围和内容;建筑面积按实际验收面积为准;合同第三条关于工程价款的支付与结算约定,(一)本合同签订后3日内,甲方支付2万元给乙方作备料款,施工期间按工程进度分期支付。

上一篇: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诉个人等借款合同纠纷案件 下一篇:离婚纠纷案